当前位置: 华奥户外 >>人物

马拉松陪跑人:成就感远超报酬

0
发布时间:2015-04-17 09:37   新闻晨报


马拉松陪跑人:成就感远超报酬

跑步让他的生命有了更多的可能

  夜幕下的操场,是一天里最能让董凯身心放松的地方。吃完晚饭七点过后,他总喜欢去上海大学的操场上跑一跑。少则10圈,多则20来圈。跑道对于他而言似乎有神奇的魔力,只要沿着红色的塑胶跑道一直向前,他就会慢慢放空,忘记白天所有的烦心事。

  常跑步的人管这种跑法叫“刷圈”。因为有些枯燥,很多人不喜欢这种纯训练式的跑法,不过28岁的董凯却钟爱“刷圈”,说这样安全便利又有利于提高成绩。

  正因为跑步的成绩不错,一个偶然的机会,董凯干起了陪跑。陪跑一次马拉松2000元,全程包吃包喝还包住星级酒店。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活儿。

  出于对这份活儿的好奇,我找到了他。当我问他何时有空出来聊聊时,他在微信上打出这样一行字:“要不我们操场见?”

  不知为何,看到“操场见”这三个字,我顿时觉得空气中飘来一股江湖儿女的味道。

  他凭着一股蛮劲跑了上马、滴水湖健康跑和苏马,直到苏马跑出了髂筋束综合症,一个月无法自如行动。

  见面,最终约定在复旦大学江湾校区的操场上。当天是个星期六,董凯正在这里参加一个跑步接力。

  下午两点半的太阳晒得塑胶跑道微微发烫,跑道一头一个身穿黑色运动服和灰色压缩裤的小伙子向我招了招手。黝黑的皮肤,一看就是长期从事户外运动的人。因为背光,身后的光晕勾勒出他精瘦、高挑的身形。

  操场上接力跑仍在进行,排在12号的董凯已早早完成了自己那一圈。趁着第二轮还没开始,他和我席地而坐,告诉我上海的陪跑大多是充当定速员的作用。因此陪跑,首先得自己有几分斤两。

  全程马拉松,董凯目前为止最好的成绩是3小时15分,接近国家二级运动员3小时10分的水平。从2013年开始跑马拉松到达到这样的成绩,董凯只用了一年多,中间也曾因为“简单粗暴”的训练方式走了点弯路。

  在专注跑步前,董凯是一个体育运动爱好者。篮球、足球、拳击,他什么运动都玩。家里的电视机永远只锁定在两个频道—央视5套和上海五星体育。2008年来上海工作以后,那些分享性运动不是凑不齐人就是找不到场地,他只得独自跑步。

  有天跑步时,他发现操场上有个人也在刷圈,而且速度比他快。一时间,好胜心被激了起来。他默默地追了上去,“咬”住对方。对方提速,他追赶;再提速,再追赶……这么一较劲,两人倒也生出些惺惺相惜的意思。后来他才知道,对方跑了七八年马拉松,就是在这个朋友的鼓动下,2013年12月,董凯去跑了上海马拉松(简称上马)。

  跑步圈的朋友都说董凯生而适合长跑,他第一次跑马拉松只在操场上拉了三次长距离,就去了。结果跑了3小时44分。尽管这个成绩在男子中并不算优秀,但对于第一次跑的人来说,已算及格。

  年轻、运动基础好、身体素质好,这些都让董凯忽视了系统、科学训练的重要性,他凭着一股蛮劲跑了上马、滴水湖健康跑和苏马,直到苏马跑出了髂筋束综合症,一个月无法自如行动。

  受了伤,在朋友的帮助下,他才开始科学地拉伸,去听一些跑步讲座,请教正确的跑步姿势和跑步节奏,成绩慢慢有所提升。

  从没乘过飞机的他觉得这事儿挺新鲜,衡水湖自己也没去过,就当免费旅游了。于是他一口应了下来。

  在上海,陪跑大多经由熟人引荐。董凯的第一个客户—30来岁的黄先生,就是跑圈一个朋友介绍的。

  那是2014年河北衡水湖马拉松,黄先生是某商学院的学员,为了争取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的名额,这次马拉松他必须跑进及格线—3小时50分。尽管为这个马拉松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,不过对于跑步节奏和时间控制,他还是有些没把握。

  朋友找到董凯时,只说把对方带进3小时50分就可以拿1000元,来回机票食宿对方全包。从没乘过飞机的他觉得这事儿挺新鲜,衡水湖自己也没去过,就当免费旅游了。于是他一口应了下来,并随口问了声:“要是带出更好成绩呢?”

  “带进3小时40分,1500!”

  “再好呢?”

  “3小时30分,2000!”

  “我当然奔着2000去喽!”坐在操场上再谈起这事儿,董凯语气里依然能听出当初接单的那股兴奋劲儿。然而,在这之前他自己也从没跑进过3小时30分。

  比赛周六举行,董凯前一天飞抵河北。当天他跟黄先生一起跑了一段,说了些跑步要领。第二天,两人就一起上路了。因为有了“2000”这个目标,董凯当天存了个心眼,没让黄先生戴腕表,这样对方就没法知道自己的跑步速度,只能完全依赖董凯的配速。

  董凯在开始3公里带得并不快,之后慢慢加速,他觉得黄先生的状态还不错。到了32公里,这个距离往往不少人的意志力和体能会全面崩溃。当天,黄先生在这个阶段也开始喊“慢下来,慢下来”。

  “跑步时,听人的呼吸就知道他到底能不能跑,当时我听他的呼吸,感觉他只是意志力开始消退,但体能还行。”于是董凯停了下来,让黄先生调整了下气息,稍作休整又继续上路。一开始,他确实把速度降了下来,但慢慢又偷偷加了点速度。中间黄先生也曾跟不上再次喊停,董凯就这样降速再偷偷加速,降速再偷偷加速,跑到最后1公里时,离3小时30分的目标已十分接近。

  在最后1公里的路上,很多人都因为前面跑太快,后面完全跑不动了。黄先生因为节奏控制得好,一路跑过去,连超了好几个人,周围的人群见状顿时欢呼起来,这让黄先生瞬间增强了自信,甩开步子拼命冲刺。结果,在一片呐喊和加油声中,黄先生紧压着3小时30分钟跑进了终点。不但创造了他个人的最好成绩,也跑出了当天商学院的第一名。

  马拉松途中,这位女客户只要看到沿途风景稍好的点,必做停留,拗出各种造型让董凯拍照。总之,一路的重点就是拍拍拍。

  当然,也不是每一个陪跑客户都对速度有要求。前几个月,董凯陪跑的一个女客户,就只要求董凯在马拉松过程中充当她的挑夫,帮她拍照。

  提到那个客户,董凯叹了口气说:“那次,我真的是只关门兔(马拉松比赛中将定速员俗称为兔子)。”马拉松途中,这位女客户只要看到沿途风景稍好的点,必做停留,拗出各种造型让董凯拍照。遇到围观群众欢呼比较热烈的点,她也会停下来以此为背景拍照。总之,一路的重点就是拍拍拍。

  那次比赛,主办方设定6个小时关门。没跑进6小时的,主办方不记录成绩。要不是看到终点即将关门,董凯拼命鼓励她冲刺,这位顾客也许连比赛成绩都没有。

  “不过,人家也不在乎,她就是重在参与。”董凯笑笑。

  我问他更喜欢哪种陪跑,董凯很实诚地说:“无所谓,有钱赚都好。”随后,他话锋一转:“陪跑只能当个兼职玩玩,不能算职业。”

  从去年到今年,董凯总共接了4个客户。如果把陪跑当成一份养家糊口的职业,他早就饿死了。他认为在上海,陪跑的市场并不大。像他这样作为比赛定速员的陪跑也只是偶有生意,那种网上标价一两百元陪着在操场跑几圈的陪跑根本乏人问津。

  每个城市的跑者都有自己相对集中的跑步地点,北京是奥体森林公园,上海是世纪公园。“奥森比较偏僻,夜跑找个人陪跑相对安全点。世纪公园附近那么热闹,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忧。再说,现在大家都玩跑

  团的概念,一般的练习还要找什么陪跑?”

  董凯分析。

  看着手机里那几张他和于嘉并肩跑步的照片,董凯满脸放光。他说自己从来没有想到电视里那个于嘉会真实地站在他身边。

  那为什么还要陪跑?

  “包吃包住包机票,就当免费旅游。反正我喜欢跑步,顺便赚点外快。”董凯答得干脆。

  说话间,夕阳西下,天空一片蔚蓝,衬得红色跑道特别美丽。我忍不住赞叹了一句,董凯接口:“每个操场,有田径跑道的都很美。”

  这时操场入口进来一个精壮男子,董凯一见就一脸激动地跑过去,跟对方握了握手。

  “谁啊?”

  董凯告诉我,那是刚从北京乘飞机过来准备跑最后一棒的央视篮球评论员、跑步热爱者于嘉。“我一直喜欢看他的篮球评论。”董凯说着显出粉丝的神色。

  这时于嘉已经在跑步热身。董凯眼见着于嘉从他面前跑过,犹豫了一下,回头对我说:“你等我一下,我陪于嘉老师跑一圈。”他跑出去时已经落后于嘉半圈的样子,只见他身体前倾,用一种冲刺的姿态追了过去,终于在3/4圈的地方追上,两人并肩跑了一会儿。

  他气喘吁吁跑回来的时候,我朝他挥了挥手机,他立即会意地问:“你帮我拍照了?有没有拍到我俩一起跑的画面?哎呀,太赞了!”看着手机里那几张他和于嘉并肩跑步的照片,董凯满脸放光。他说自己从来没有想到电视里那个于嘉会真实地站在他身边,同为跑者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,那一刻他感觉跟这个公众人物是平等的。

  跑步让他的生命有了更多的可能。

  董凯喜欢的作家村上春树曾说要这样写自己的墓志铭:

  村上春树

  作家(跑者)

  1949-20××

  他至少是跑到了最后

  董凯希望,他也可以就这样一直跑到最后。

关于华奥星空 - 华奥户外 - 隐私保护 - 网建服务 - 广告服务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© 2003-2014 China Interactive Sports. All rights reserved. 北京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:0105094 发证机关: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
ICP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7号
本网站由华奥星空(北京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
客服及报障电话:4008102008 客服及报障邮箱:operationcenter@sports.cn